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乡下老人之家

讲述一个退休老知青的真实故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下过乡、经过商、当过官员、下过岗, 六十开外还很忙, 游泳、照相、下厨房, 闲时电脑桌前坐, 打打游戏上上网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想起当年我们住过的小屋  

2017-10-02 14:54:54|  分类: 每天说两句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17102日星期一

想起当年我们居住过的小屋

打开微信,第一个看到的就是“四海云游士”,上网的时间是凌晨3.50,哇,和我一样早,我想这个时候多数人还在梦乡啊。原以为一大早就上网的只有我自己,哪成想还有位四海云游士。

四海云游士是江长城的网名,下乡时我们都下到二连,他在二连三排,我在二连一排,这两个排都是修地球的(种地、搞农业、最累的活儿)。人家有点儿门子、窗户、人脉或运气好的都分到副业排、果蔬队、酱油厂、修造厂,我们俩属于没根没系的倒霉蛋儿。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,命运的阴差阳错,我们俩又分别从农业队调到农场的首脑机关,我到后勤组当采购员,长城到政工组当干事。那个时候我对长城很佩服,能说、能写,还能画、还有一副好嗓子能唱。我就是能吃苦、能干活儿,起早贪黑跑采购。后来长城调到兵团总部当干事,我继续在农场出苦力。

在场部的一段时间里,由于下乡知青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,我和长城曾经住过一个宿舍。那是个不足十米的小屋,一个通铺住我们三个人,我靠窗户、长城把门儿、中间是刘成林(刘成林是机关通信员)。我们那个小屋最大的好处就是有个水龙头,早晨洗脸不用出门儿,但是屋里很潮湿。作为知青能在场部里居住、而且三个人一个屋就不错了,我们都很满足,小宿舍里还常常能传出歌声。

那个时候我是机关团支书,青年搞活动,长城、李福森都是我的好帮手。长城教我们的“兵团战士胸有朝阳”至今不忘。还有我负责出黑板报,长城、腾宝安、丛培文都是编委,说是编委,其实就是写板报、画插图。我记得我们的板报曾经办得有声有色,受到场部的表扬。我们附近的王岗火车站站长曾经带队来参观学习过。

长城特别能体味人情,我刚结婚时和老伴儿没有房子,有分别在两个连队,老伴儿 在农场的西北边陲,距场部30多华里,赶上个礼拜天不放假还不好意思张口请假(老婆子在炊事班当班长,经常礼拜天不休息)。长城就替我往连队挂电话呼唤老婆子和一起我回家。

2008年长城组织上海80多知青回访,看到了长城,但是他既是领队、又是组织者忙得不可开交,虽然有过一次宴请,但是人多嘴杂,加上邓小明瞎搅合也没好好说说话。那年汪韵组织的苏州西山小聚,虽然时间充裕,但是想和他多说几句话的时候,又被绑架去打扑克了。真是遗憾多多,好在我们还能活动,还有见面的机会,但愿再见面时能多说会儿话。

我和老续身体还好,我或许是年纪大的原因,老年病不少,什么糖尿病、高血压、动脉硬化都有,但是还挺得住,常年坚持游泳、走步,过这个年就七十三了,去年还在海南登上了1800米的尖峰岭。

扯得太远了,还是回头说是我们一起住过的小屋吧,后来我当场长时,那间房子是纪委书记办公室,我常去看看,告诉他们我下乡时就住在这里。如今哪里已经夷为平地,被我的后任卖掉当钱了,代之而起的是高耸入云的居民楼。你再回来无论如何也找不到老农场的蛛丝马迹了。

还要告诉你个不好的消息,张大伟的爱妻王秋光去年走了,秋光走后大伟曾来哈,我把32中的同学纠集一起吃了顿饭,以示安慰,大伟还住在苏州。

哈尔滨3度、东方27度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